美国歌手班杰明的“中文十级”路

时间:2021-12-09 22:33:49阅读:2643
美国原创歌手班杰明)日前发布个人第二支中文单曲《成长》。在这首歌中,他用中文挑战20秒唱126字,拿到“中文十级”认证,中国网友直呼:发音太标准了!中文歌曲之外,2018年,一
  • 班杰,本名王宏文,台湾男演员兼模特。2009年以一部“终极三国”成名,并与胡宇崴、博…

美国原创歌手班杰明)日前发布个人第二支中文单曲《成长》。在这首歌中,他用中文挑战20秒唱126字,拿到“中文十级”认证,中国网友直呼:发音太标准了!

中文歌曲之外,2018年,一首原创作品《Let Me Down Slowly》的热播,将班杰明从街头带入大众视野。该单曲一举获得美国RIAA双白金销量认证,并登上25个国家的榜单。

母语是英语的班杰明是如何达到“中文十级”的?近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,班杰明告诉记者,因为作为医生的父亲对东方医学有研究,耳濡目染下,他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从小学习中国武术,14岁开始学习中文,看电影都是看中文配音版。

如今,班杰明的中文发音可以说非常标准了,然而学习中文的过程却令他头疼不已。而在他眼里,那些四四方方、左右工整的汉字又是那么吸引他,所以未来他将继续写中文歌、唱中文歌,“我想让中国歌迷看出我的努力,希望今后能把更多的歌曲翻唱成中文。”

14岁开始学习中文

电影看中文配音版

班杰明1994年出生于美国亚利桑那州,现居洛杉矶。他对中国以及中国文化的关注和喜爱,来自他的家庭,尤其是热爱中国文化的父亲。

班杰明的父亲是一位医生,一直研究中医和针灸。在父亲的鼓励和支持下,班杰明很小的时候去学习了中国武术。班杰明14岁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举办的夏令营时,选择了学习中文。

“我决定学中文是因为中国文化吸引我,觉得汉字很漂亮。在我看来,尊重一个你所仰慕的文化最好的方式就是学习他们的语言。中文以及中华文化源远流长,这片土地上的每一段历史都特别有意思,有很大的吸引力。我也喜欢中国人的家庭观,对中医很感兴趣。”

班杰明喜欢中文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觉得中文很有音乐性,但是真正投入学习时,难度出乎他的意料,“太难了!它和英语很不一样。音调是最难的部分,尤其是四声的声调。”为了学习中文,班杰明平时看电影都是看中文配音版,“以便于我习惯听说中文,我觉得我的中文越来越有进步了。”

《成长》秀“中文十级”

用中文挑战20秒唱126字

班杰明回忆,小时候他就想用英文和中文做歌曲、创作中文歌,“我想,把我对语言的热情和对音乐的热爱结合起来会很有趣!”当他第一次用中文唱歌的时候,那种感觉又特别不一样,“感觉挺吓人的。”

在《成长》这首歌中,班杰明用中文歌词一口气唱出步入成年生活之际所遇到的日常烦恼,他用中文挑战20秒唱126字,令网友惊叹不已。

此前,班杰明还与赵露思合作,推出个人作品《Water Fountain》——《许愿池》中文改编合唱视频,引发中国网友关注;之后又推出首支正式中文单曲《你的目光》,“十级”中文水准唱出失恋思绪。

班杰明表示,其实他并不确定自己的发音是否真的准确,用中文演唱时,他会向精通中文的朋友请教自己的发音是否准确。

虽然自己学中文学了很久,但也只是“学了个大概”。当他真正尝试唱中文歌时才知道,想要用另一种语言来作诗甚至唱歌有多难。每次演唱,他都会向精通中文的朋友请教自己的发音是否准确,并花大量的时间去反复纠正自己的读音,反复地唱,仔细推敲每一个字的发音,直到唱好为止。

被歌迷称为“讲故事的人”

最期待和偶像周杰伦合作

受约翰·梅尔、杰森·玛耶兹和保罗·西蒙等音乐前辈的启发,班杰明年少时就开始了自己的词曲创作,并从2013年起开始发布原创音乐作品。他曾用了一年的时间,在肖恩·门德斯和特洛伊·西文这样的艺术家巡回演出场地之外的停车场做了100多场表演。班杰明坦言当时这么做是因为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表演,而这样的经历也为他日后的音乐创作和现场演出奠定了基础。

吉他不离手的班杰明每支单曲都保持原创,《时代周刊》曾评价他为“Pop Storyteller for the next generation”。他的创作灵感源于生活点滴,质朴的歌词搭配极具特色的纯净嗓音,令人入耳难忘,也因此他被歌迷称为“讲故事的人”。班杰明表示很喜欢这样的称呼,也会努力做到名副其实,“我认为传达信息的最好方式是通过故事,秀出来比说出来更好。”

2019年夏天,班杰明第一次来到中国,在北京品尝了很多期待已久的美食,“我觉得这里的人们都非常友好,食物也非常美味。我最喜欢的中国菜是北京烤鸭。”他表示很期待再次来到中国,唱中文歌给中国歌迷听。

提到最喜欢和最想合作的中国歌手,他脱口而出的是“周杰伦”,“我爱周杰伦,我觉得他真是太酷了。”周杰伦的很多经典曲目他都很熟悉,非常期待能有机会跟他有合作。

班杰明告诉北青报记者,未来他将继续创作音乐并且用中文写歌词,“无论职业生涯怎样发展,都会一如既往地创作个性的真实的音乐,用我的心去发声。不管我多受欢迎,我的歌是不会变的。”

文/本报记者 寿鹏寰

统筹/刘江华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